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

特首,你罵得好 !

........香港人常疚病死無葬身之地,但那些為反對而反對的區議員,常反對在自己區內建立諸如:醫院、屠房、骨灰龕等公共設施。實際上,這些公共設施應由政府全盤計劃去設立,不可默許區議員有這樣大的權力可以反對這,反對那。一有反對聲音,官員就趁機不做,這些也是廢官,表面是順從民意,實際是啥都不幹。

........以前有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時,這些問題由兩市政局議員去解決,董前特首廢兩市政局,擴大各區區議員權力,於是通盤的施政,變成各區各自為政,不亂不廢才奇。

........特區政府不可再鼠目寸光地去做事,特首和問責官員要有承擔力,施政時不怕被罵,也要有胆色去回罵不合理的事,不可被人覺得廢廢地,或被視為老油條,做事得過且過。曾特首,今次你罵區議員,罵得好,你好樣的 ! 我支持你.。

2010年7月18日 星期日

一個仲夏之夜看世界盃直播說起

........四十年舊事,堪回味,亦傷心。1970年是黑白電視時代,當年無線電視台剛成立不足三年,取得在墨西哥舉行的世界盃直播權。那時我和很多市民一樣,家裏沒有電視機。當知道某一個晚上深夜12時直播英格蘭對巴西,簡直全城球迷雀躍。時間一到,我便深夜離家,不是出走,是到附近的旺角勿花臣球場露天席地看賽事直播。球埸一角裝有一部18吋黑白電視機,高高掛起。數百人如朝聖一樣舉頭觀看,一時掌聲四起,一時又議論紛紛,大家對當年電視台及政府有這樣恩惠和德政,都感到香港真是天堂。

........嘩,球王比利攻門,足球直飛龍門右下角,賓士飛身一擋,球兒直越橫楣而過,大家掌聲雷動;嘩, 比利妙傳,喳仙奴快射入網,非常精彩,但大家議論紛紛,不大高興,原來四十年前,香港大多數球迷已是英格蘭擁躉。

........四十年彈指而過,香港人仗著獅子山下的精神,建立了一個國際都會。今天香港人竟不能人人免費恭逢世界盃盛事。澳門市民可以免費看、中國13億人可以免費看,何以富裕的香港特區裏的人不能免費看,這是一個社會問題、一個政治問題同時也是一個道德問題。唉 ! 今天香港真是廢廢地,Fire Fire D !

2010年7月6日 星期二

聞鼙鼓而思良將

.........今屆世界杯(盃之正寫)已進入四強階段,八強賽巴西大戰荷蘭及阿根廷大戰德國,無疑等同決賽戲碼。觀乎巴荷之役,下半場巴西師老無功,應換前鋒以應變,然而大將朗拿甸奴、阿祖安奴以至柏圖早已請纓無路,身在萬里之外。統帥鄧加環視後備席上,有誰可代替卡卡及法比安奴呢?縱使鄧加重用卡卡,以其為諸葛亮,我認為:他同時也要選朗拿甸奴與阿祖安奴,所謂既生「亮」,也要有「瑜」。大賽在前,「一時瑜亮」,大力神杯唾手可得矣。今棄良將如敝屣,巴西八強止步,亦令賽事失色,鄧加之過大矣!


.........德阿之役,德國隊的防守,有歐冠杯冠軍國際米蘭之「穩」,進攻又夠「狠」,並非如國米之靠「運」。德軍六、七人踩入強敵陣中,如風捲殘雲,所向披靡。阿根廷眾前鋒只知單打獨鬥,新球王美斯盤球直闖敵陣,勇則勇矣,奈何無謀,有如「趙子龍百萬軍中藏阿斗」,左衝右突,終亦殺不出重圍,完場新舊球王相擁痛哭,幸未烏江自刎,他日捲土重來未可知。


………世人常以成敗論英雄,我卻欣賞阿根廷與朝鮮敗得悲壯慘烈。當年舊球王馬勒當拿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,阿根廷眾將師承老馬,再加苦練琢磨,下回再闖德軍陣中,入球如斬瓜切菜可期,這才是足球可觀之處,足球學摩連奴一於死守,趕客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