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

遊蹤三千里 雲煙四十年

世華兄:
………..你好嗎? 你的信早便到了宿舍,但由於是暑假期內,我又離開往加拿大,故現在才寫信給你,請你原諒。現在請讓我向你報導是次的旅程。
………..在六月十六日下午,我與同學三人駕車從宿舍出發。車行不久便進入加州中部沙漠地帶。那裡氣溫高達一百一十度,坐在車裡,如置身焗爐一樣,四週空氣都是熱的,使人全身發燙。沿途農地都種滿了橙樹,但由於不是季節,沒有見到果盈滿枝的美景。車行三小時才穿過這個地帶。沿途北上,都很清涼,總算補償了受蒸焗之苦。到了加州北部,那裡築有一個人工湖,是州立的recreational area,專供人們泛舟、露營及旅行遊覽,其所佔地面積,比半個香港島還要大。過了加州state line 便到Oregon,車子在山上行走,湖光山色,使人目不睱給;雖在六月初夏,山峯還披着白雲。這個州北上及南下路線分成二層,每層都是二線行車,依山而築,工程浩大。雖在山上迂迴曲折,我們也能行七十哩的時速。車行大約四小時,便到達西部海港Portland,那裏的跨海天橋,不下十座,縱橫交錯,使人目眩。市內的行車天橋,重重疊疊,也數不清有多少層數。市內建築物,很有歐洲風味。過了這個城市,便抵達Washington State,此處路途平坦,林蔭夾道。(我猜他們是特意在路旁植樹的,這個州的別名是evergreen state) 路旁間以三二農舍,牛馬散見於田町上,一片穆和氣氛,使人能忘卻煩惱。不久便抵達西雅圖,此處是商業名城,但只見高廈林立,車行如鰂,也沒有甚麼吸引人的景色。不過這裡是波音廠的所在,其間放着幾隻製造中的747,很引人注目,這可能就是它聞名的原因吧!車再行八十哩便進入加拿大境。在兩國交界處樹立着一個牌坊,上書 ”Brothers dwelling together in unity. ”,下刻着 “ May this gate never be closed. ”兩國居民可隨意踏着國界走動,其開放程度可想而知。車再行二小時,便抵達溫哥華朋友家中。
………..次天黃昏,便去釣魚,釣到三條石斑魚。後來清蒸了吃,很是鮮味。我曾試操縱汽艇馬達,結果汽艇撞向岸邊石上,還幸沒有損壞。受過教訓,再試二次,總算學曉操縱汽艇。其他日子裏,我們遊公園,划獨木舟,駕車四處遊覽,很是愉快。我們乘坐掛空纜車登上一萬多呎的山峯看雪。那些纜車徐徐上升,溫哥華景色漸次收入眼底,別有一番情趣。我們又上茶樓,那裡的點心與香港的差不多。茶樓生意很好,坐滿了中國人,口裏吃着蝦蛟、燒賣;耳朵聽着別人高談闊論,還以為在香港嘆茶呢!那裡飲茶不貴,我們五個人吃了二十多碟點心,付賬祗是九美元。另一位朋友請我們吃海鮮,每人收費5.50美元,便 ”eat all you can.“ (因為是自助餐)。席上有生蠔、蟹、蝦及各種魚類,咖哩雞飯、點心、甜品等不下十多款,我吃了三大碟,捧着肚子回家睡覺。臨離開前一天,我們去參觀來自台灣的雜技團表演。有一位藝人,他用氣功能單掌吸起重十磅的瓶子,使外國人看了目定口呆;另一位藝人表演吞劍絕技,他更能生吞金魚,還可依觀眾所指定的顏色,將金魚吐出,而那些金魚還活生生,會游泳呢!
………..在溫哥華逗留了十二天,於七月一日回程。我們沿海岸路線行車,到達Oregon及Washington State交界處,要渡過十哩長的橋來橫越哥倫比亞河,其工程的偉大,令人嘆為觀止。在第二天的下午到達了三藩市,便順道到唐人衙逛逛,覺得很像香港上環街市一段。在七月三日晚上九時,才回抵宿舍。此次旅遊全程達三千哩,
………..你目下工作繁忙,務要注意身體,希能抽出十至二十分鐘作簡單的健身操或休息,使體力恢復,來應付繁重的工作,希望你注意。我很高興知道銘照進入台大,下次請給我他的地址。好了,見到世康及健鴻,請代我向他們問候。祝你
工作愉快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 藻庭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一九七二年七月四日